三七中文网 > 仙林大陆 > 第八章:仙子
    看到林文点头答应,老头子点点头很是满意,说道:“那好,既然如此,你就来追我吧?"

    说着,发动了步法,身子已经在数尺之外,林文对步法的掌握有限,老头子能够在一下自己就逃出那么远的距离,林文自然不可能追的上.

    不过林文却不愿意就此认输,也发动了步法追了上去.

    老头子看到林文明明实力不够,却不认输,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身子则停了下来.

    林文看到老头子这般托大,心中知道这是自己最好的时机,于是跳了上去,但是老头子看到之后却很是愤怒,抬起脚来,一脚揣在了林文的身上.

    林文被一脚踹飞出去,狠狠的砸落在地上,虽然老头子并没有使用真气,但是老头子修炼了这么多年,就算只是肉身,也是不可小看的,林文被这样踢了一脚,只感觉自己的骨头都要散架了,不解的看着老头子问道:“师父,你这是?"

    老头子愤怒的瞪着林文骂道:“我交你步法的时候,步法之中可有跳起抱人,这一招?"

    林文很是尴尬,都怪自己刚刚一心只想着老头子说的仙丹,忘记了别的事情看到老头子站住了,一时忘记了老头子是修道之人,而且他的步法出神入化,不可能被自己这样简单的就抓住,于是这才扑了上去,没想到果然吃了苦头!

    林文只好尴尬的回答:“是弟子一时糊涂了,还请师傅见谅!"

    老头子哼了一声,然后甩了甩衣袖,进屋子去了.

    林文心中不由得感到阵阵遗憾,都怪自己这段时间只顾着脸拳法,忽略了步法,这才导致这样的情况.

    这个时候,老头子已经进屋去了,不过他关门之前,却对着林文说道:“以后每月初一十五,你可以各挑战我一次,只要你赢了我,我就传你仙丹,不过你不得停止砍树这就爱你事情!"

    老头子说完,门吱一声就关上了.

    林文听到之后,心中很是高兴,于是接下来的这段时间在砍树之余,拼命的练起步法,很快半个月又过去了,林文天资聪颖,虽然半个月的时间想要熟练掌握步法根本是不可能的,但是他还是已经精进不少!

    这一天林文来到了老头子的门前,对着老头子说:“师父,今天是初一了……"

    林文话还没有说完,老头子已经开门出来,这个时候的老头子脸上满是笑容,对着林文说道:“你想要挑战我了对吧,那好,今天我们来比试拳法!"

    “拳法?"林文心中大惊这半个月已经来自己没日没夜的联系的都是步法,根本没有练拳法,他今天居然想要比拳法.

    难道是故意整我?林文心中有些不悦,这老头子虽然是个长辈的,但是却是喜怒无常,脾气暴躁,根本就没有一点点长着的风范,他的确像是那种故意整自己的人.

    老头子自然是看出了林文心中所想,突然在怀里摸了半天,然后从怀中摸出一个小丸子,对着林文说:“看这个就是仙丹,我看这个世界上,这样的仙丹最多不超过三枚,只不过我得到这仙丹的时候,道行早就已经远远的超过了上元境界,仙丹对我已经没有什么用了,所以我这才没有用这颗仙丹.

    只要吃下这仙丹,不论是资质在平庸之人,也能马上到达入元境界,你的资质来说就算是突破上元也不是不可能!"

    林文一听,心中更加渴望,别的不说这要是真的到了上元境界,自己就能踏空飞行或者是御剑飞行,到时候自己要是真的想走,闪瞎那些人怎么可能拦得住自己!

    虽然这段时间林文没有练过拳法,但是之前学的拳术还算不错,于是林文说道:“师父发力高强……"

    老头子听到这话,打断了林文的话,说道:“你就不用在那边拍马屁了,既然是和你比较拳法我自然不会用真气,只不过我可事先告诉你,我们比试的是真气拳法,你要是在这个过程之中用处你之前所学的拳术,那么就算是你输哦!"

    林文看到老头子再次看透自己心中所想,有些不快,不过又仔细的想了一下,这真期拳法根本没有神特别的地方,似乎根本不适合用来比试,因此也许自己会有一战!

    林文想到了这里,点了点头,和老头子过了两招.

    不过,才两下,林文就已经被打得再也站不起来.

    林文心中郁闷,不由得怀疑老头子是不是使用了真气,但是仔细一想,老头子虽然平时喜怒无常,但是却不也不像是个连自己的弟子都会耍赖的人.

    林文这才叹了一口气,然后愤愤的爬起来.

    林文自然没有再次向着老头子出手,而是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之中开始考虑这个问题,老头子这样做有可能只是在捉弄自己,但是也有可能其实是为了提示自己步法和拳术同样中途要,看来自己以后还是得同时练习.

    山中无甲子,时间过得很快.

    林文感觉自己什么都还没有学会,时间就已经过去了半年,这个时间之中,林文白天不断的砍树,晚上则是修炼拳法和步法,到了偶尔找到时机合适的是哦后,也修炼一下吐息之法,每月初一十五,林文都会去找老头子做比试,不过一直以来,林文都是惨败.

    修炼了半年没有什么进展,林文便到了前院找了些弟子探讨一下,却听这些弟子说元清派这些年收的弟子都是选择一些有一点的资质和骨根的,所以大部分的人想要突破入元境界并不是很难,现在几乎八成左右的人能够在入门三个月之内修炼出资真气,达到入元境界.

    林文听到这话,心中更是不之所措,自己入门的时候,元道子和另外那些管事可都是争着要收自己为徒,而且老头子也不止一次的说自己的资质和骨根不错,但是既然这样,为什么一般人三个月能够修炼出真气,自己过了半年却是没有任何的收获呢?

    难道是老头子的问题,也许这老头子已经看出了自己的身份,所以故意不好好教自己,或者老头子干脆已经是老年痴呆了?

    这一天,林文心中恶毒的想着,一边来到了六道树旁.

    来到了这里,林文这才发现今天似乎有些不同,仔细一想在,这才发现胡原来是今天没有听到那鹦鹉的声音,心中不由得更是不舒服.

    难道这禽兽都离我而去了?

    想到这里,林文再也没有心思砍树,心中想的进食嬴世和萱儿的事情,心中一愤怒,丢下了手中的斧头,打算去看看自己能不能离开了这里了.

    林文想到这里,催动着自己的步法,快步的在山中穿梭,虽然这边不是出山的方向,但是一直接出山并不好,还是绕个圈比较稳妥一些.

    但是很快,林文就闻到了一阵扑鼻的香气,从空气之中传了过来.

    林文心中正奇怪着,又向前了几步,这才发现这里居然是一个世外桃源,这是是林中的一片草海,草海之中,盛开着各种各样的五颜六色的花朵,花香四溢,美丽至极.

    不过更美丽的是花海的正中间,坐着一个女子,一袭白色的衣服,简直美若天仙.

    林文贵为太子而且从小在京城长大,绝对不是没有见过世面的人,但是即使是他,也从来没有见过这样漂亮的一个女孩,如果非要让他说说此时的感受,他觉得这个人,简直就是一个仙子.

    这个白衣女子显然是元清派的门人,虽然她身上b并没有床元清派的灰色道袍,但是现在她手中拿着一把剑,正在练习剑术.

    而这剑术,林文似乎是在前院见过那些弟子武过.

    之所以要说是似乎,是因为虽然剑法看上去是一样的,但是这剑法放在前院那些弟子的手里,简直就像是一拳粗鲁的人,但是现在放在这个女子的手中,看上去却像是一只蝴蝶正在翩翩起舞!

    林文一时间就看呆了,原本离开这里的打算也瞬间消失了.

    这个女子一开始的时候并没有注意到林文,但是后来没过多久,也就注意到了在一旁呆着眼看着自己的林文,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而且冷冷的哼了一声.

    林文一听到这声冷哼,这才意识到自己失态了,不过却又不知道这样尴尬的场景要怎么处理才好,于是想了片刻,之后,他说道:“师姐好!"

    这个女子被林文饶了兴致,自然是不高兴,现在听到林文居然还主动和自己搭讪,心中更是反感,冷冷的哼了一声,收起自己的剑就要走.

    林文贵为太子,自然没有过这样的经历,所以心中一时之间接受不了,不过转念一想,毕竟是自己失礼了,对方没有骂自己已经算是好的了,所以,林文也没有说什么,打算转身离开,于是便发动了自己的步法.

    不过这个时候,这个女子却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反问:“你是什么人?"

    “我?我是元清派弟子啊,我叫林文,不知道师姐名讳怎么称呼."林文彬彬有礼的反问.

    只不过这个时候,林文已经反应过来,态度不卑不亢.

    这个女子听到这话之后却是沉思了一下回答:“元清派弟子,你所用的步法分明不是元清派的,元清派虽然功法了得,但是却没有这样神奇的步法,能够让你一个没有入元的弟子接近我而不被我发现的步法,说吧,你到底是什么人?"

    林文叹了一口气,自己身上的确是没有穿道袍没有错,但是也不至于会被误会啊,于是林文回答:“我的确是元清派弟子没错啊,这步法是我师父刚刚传授给我的,他说这步法当年曾经救过他好几命木讷!"

    女子却是反问道:“那你说说你是谁门下的弟子,你大师兄是谁?"

    这一下林文可被难道了,自己跟了老头子这么久,老头子就是不告诉自己他的名讳,而且这事也不方便去问外人,所以搞到现在自己还不知道自己的名讳.

    至于所谓的大师兄,林文就更是不知道了,虽然元清派这些管事的都称老头子为师叔,但是自己却从来没有遇到过一个人叫老头子师父的,搞不好自己是大弟子也说不定……

    不过林文很是明白吗,这样的理由要是说出去,这女子根本不可能相信,于是回答:“我师父的名讳,弃尸可以随便乱说的!"

    “哼!"女子哼了一声“我们这一辈的弟子之中,一共就十位师父,五位管事的名讳天下修道之人都清楚,自然没有什么好隐藏的,另外五位师叔的名讳虽然不至于天下之人皆知,但每一个人都是大名鼎鼎,别的不说,元清派弟子更是定是各个都知道,你有什么不可说的?"

    林文听到这话一阵无语,什么叫做元清派弟子是各个知道,自己明明就只知道一个元道子掌门,别的一无所知,要不是现在她说这样的话,就是连门内共有十位师父都不会知道.

    林文回答:“我是师父刚刚收进门的弟子,对这些东西不是很懂,不过不能直呼师父的名讳,这是我在进入元清派就懂得!"

    “不要强词夺理,我在给你一个机会,说,你到底是什么人?"

    林文无奈:“可我已经说了,我真的是元清派的人啊!"

    女子听到这话,举起了手中的剑骂道:“不知好歹,看打!"

    林文无语,这个女子刚刚说自己一个没有入元的人,根本不可能在不被发现的情况之下靠近她,这么说,似乎是她的功力很高,而且现在她手中拿着剑,自己去却是手无寸铁,要是和她硬拼未免太不明智了,于是,林文想到这里,急忙大声喊道:“等等,等等!"

    女子停了下来,说道:“你终于打算坦白了吗?"

    林文点点头说道:“我真的是元清派的弟子,虽然我不方便直呼我师父的名讳,但是我还有一个方法可以证明,我师父教了我真气拳法,我可以打一套给你看看!"

    女子听到这话之后点了点头,虽然这元清派的基础真气拳法并不是很保密,但是如果不是元清弟子,应该还是不可能学到这拳法.

    林文看到之后,开始打起老头在叫他的拳法,不过没有想到的是这女子越看,脸色越是难看.

    林文好不容易打完了拳法,高兴的看着这个女子,反问:“怎么样,没有问题了吧?"

    但是没有想到的是,这个女子居然愤怒的的瞪着林文,然后大声质问道:“你究竟是什么人,你这样一而再再而三戏弄我,休怪我不客气了!"

    林文郁闷,很快的回答到:“你怎么就不相信我呢,我真的是元清派弟子,要是你不相信我,你大可以和我一起回前院,去找我师父对峙!"

    这女子听到这话,又犹豫了片刻,因为她已经看穿了林文根本就没有入元,这样的一个人,在自己的剑下根本是一招都不可能挨得过,现在他又说可以到前院对峙,难道真的是元清派的弟子?

    不过女子想到这里的时候,又不由得否定了自己的想法,毕竟林文那奇怪的步法和怪模怪样的拳法都不是自己曾经在元清派见过的,这人之所以闯入元清派恐怕是图谋不轨.

    前几天自己才听师父曾经说过,这段时间之内,魔教众帮派又开始死灰复燃,而且这段时间之内,已经有两个元清弟子遭到毒手,难道这个人身上其实是有血咒或者是别的东西,所以他这才一心想要到主峰去.

    想到这里,女子的心中已经打定了主意,绝对不能让林文到千元去.

    林文却是不知道这一点,看到这女子站着不动,还以为她已经被自己说服了,于是说道:“既然你相信我了,那么你也可以告诉我你的名讳了吧."

    女子一听,冷冷的说道:“既然事到如今了你还想知道,那么我就告诉你,好让你到了英网页的那里,也好告诉阎王爷到底是谁杀了你,记住了,我叫雪岚"

    林文听到雪岚这么回答,心中不由得吃了一惊,这雪岚还在说什要让自己知道杀自己的是谁,看样子是还在生气,正想着,只见这雪岚身子一闪,已经飞快的向着自己飞来.

    林文急忙大叫:“等等,等等,有话好好说!"

    但是雪岚根本不停,林文没有办法只好急忙躲闪.

    好在这段时间林文和老头子比试了不少,步法大有精金,要不然就这一下,林文的小命恐怕就要交代在这里了.

    林文看到雪岚出了杀招,心中很是生气,不由得大声喊道:“你干嘛就不相信我,我真的是元清派的人,要是追究起来,我恐怕还是你的师叔呢!"

    雪岚看到林文躲过了自己的一剑,很是惊讶,现在听到林文自称师叔,心中以为只是林文这是可以挑衅,咒语一念,一道红色的剑气向着林文劈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