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网 > 仙林大陆 > 第五章:吐息之法
    这个老头与这几个管事进去里面讨论了好半天,老头这才出来.

    老头子一出来,林文也是毕恭毕敬的站了起来,老头子很是满意,点点头说:“走吧!"

    林文看了一眼自己身边的萧静雯,虽然两个人这次的遭遇与她脱不了干系,但是怎么说,两个人也算是生死与共,因此林文对着她说:“那我们以后有机会再见!"

    萧静雯也点了点头,不过她并不知道林文这话只不过是礼貌性的说说而已,其实在他的心中,他已经认定自己和萧静雯是再也见不到面了.

    林文虽然很羡慕这些修道之人能够上天下地,踏空而行,但是他从小就视天下苍生为己任,他心中很是清楚,三皇子嬴世胸无大才,要是让他做了皇帝,恐怕天下百姓就要遭殃了,相比修道成仙,他更想回去造福百姓,所以他现在虽然投入了元清派门下,但这不过是一时无奈之举,只要一有机会,他就会离开这里.

    林文跟着老头子出了门,原本以为老头子会带着自己踏空飞行,但是没有想到的是老头子居然只是背着手慢悠悠的走在前面,林文不敢多问,只得跟在后面.

    很快,两个人来到了大院之中,只见这个时候,虽然天色已经晚了,但是这里依然有不少的弟子在修炼,在相互打斗.

    林文一边跟着老头子,一边仔细的看了一下这些弟子的招式,却发现这些东西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只不过是自己从小见过的格斗招式而已,而且从这些弟子格斗时候的样子来看,并没有什么特别的,甚至可以说很下乘,这种样式的格斗技巧,自己随随便便都能打四五个.

    老头子偷偷的注意这林文的样子,发现了林文眼神之中的惊讶,只是暗暗一笑,没有说什么.

    林文跟着老头子走了大约一炷香的时间,两个人来到了主峰的后山,这里有个别致的小院,周围是些参天古树,没有别的房舍也没有其他的弟子.

    老头子开门走了进去,指了左边的一个房间告诉林文:“以后你就睡那里,里面有个桌子,桌子的第二个抽屉之中有瓶金疮药,你涂在伤口之上,今天天色已晚,你就先休息吧,明天一早,我开始传授你一些修炼法门."

    老头子说完,就向着另外一个房间之中走去,林文急忙说道:“师父,弟子斗胆,请问师父名讳……"

    老头子却头也不回的回答:“什么名讳不名讳的,叫师父还不够吗?"

    说完进屋子去了,林文无奈,进了房间之中,按照老头子的指示,从抽屉之中拿出了金疮药,然后又脱下了自己的衣服.

    大秦国皇宫之中御用的金疮药自然也不差,只不过下午付了金疮药之后并没有好好休息,肩膀不知一次的用力,导致现在伤口依然隐隐留着一丝丝血迹.

    林文打了一盆水,简单的清理了一下自己的伤口,然后洒了一点金疮药上去.

    这金疮药刚刚撒上去,林文就感觉自己一阵刺骨的痛,放眼望去,伤口处居然被金疮药腐蚀,冒出了许多猩红的血泡.

    林文看到这血泡心中大惊,自己只见过剧毒的酒或者剧毒的要回这般腐蚀人的皮肉,难道这些元清派的人发现了自己的身份,想用这个方法除掉自己?

    但是转念一想,自己在元清派的人面前,根本就是毫无还手之力,他们要杀自己简直边捏死一只蚂蚁还简单,根本用不着这样啊!

    心中正想着,却只见这些血泡突然消失了,剧痛的感觉也很快退去,取而代之的是一阵阵清凉的感觉,血泡完全消失之后,原本猩红色的伤口,居然已经闭合了,虽然依然是猩红色的,但是已经有药结痂的迹象了!

    林文很是惊讶,不过想想,这些人既然能飞,会这么点东西也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涂完金疮药之后,林文并睡下了,但是他躺在床上却久久不能入睡,脑海之中,不断的浮现出萱儿的脸庞,到了这个时候,他才意识到萱儿对他而言,早就已经不再是一个侍卫这么简单.

    第二天早上,林文早早的就起来了,老头子昨天已经说了,今天就教自己自己一些法门,自己早日学会了,也就早日能够离开这地方!

    东边的天空刚刚露出一个鱼肚白的时候,林文已经站在院子之中,而主峰前院的地方,更是已经传出了阵阵嘈杂的声音,虽然声音飘到这里的时候,已经不太清晰,但是林文依然能够从那整齐划一的喊声之中,猜测出这个时候的主峰,是一副多么热闹的情境.

    站在小院之中,林文的心中多少有些焦急,想要上前去敲桥老头子的门,却又不敢贸然打扰.

    过了一两个时辰,林文依然美誉看到老头子的身影,他的心中开始有些焦急起来,但是就在这个时候,他看到老头子终于开门出来了,林文急急忙忙的站直了身子.

    老头子看到门外站着的林文,说出一句让林文彻底奔溃的话.

    只听林文自言自语的说:“哦,我倒是忘记了自己刚刚收了一个徒弟!"

    林文阵阵无奈,但是却不敢说什么,老头子看到他之后说:“好吧,既然你这么积极,我就先交你吐息之法好了,不过我要先告诉你,你现在刚刚入门,绝不可以抱着急功近利的心态或者是在身子疲惫或者斗志很强的时候使用,只能在心境很平静的时候使用,否则对你造成的结果将不堪设想,你要切忌,如果你这段时间只能实在找不到心境平静的时候,那么这吐息之法,最好还是不要使用,你听明白了吗?"

    林文点了点头,于是老头子来到了院中的草地之中,盘腿而坐,林文学者坐了下来.

    老头子率先对着林文说道:“你先做两个人深呼吸,尽量不要再去想别的事情!"

    林文点点头,很快的进入了很专注的境界,他从小就受训,因此无论做什么事情,只要自己真心想去做,总是能够百分百的投入进去.

    老头子看到林文这么快就能很进入专注状态,再次点了点头,然后开始传授吐息之法.

    这吐息之法,说明白一点就是教人如何吸纳吐气的,这样说起来似乎是没有什么特别的,毕竟呼吸这样的事情人人都会,但是林文听完老头子传教的方法之后,却是心中大惊,这看似简单的吐息之法,用文字说出来,居然有上千字,而且老头子还是用很简单,甚至简单到有些生涩的词来讲述的!

    这么多字,又是有些生涩,林文就算是天资聪颖,也不可能一下就记下来,好在老头子虽然只是说了一遍,但是他还随手给了林文一本小册子,这吐息之法,上面记载得清清楚楚.

    一般情况下,元清派的弟子入门之后传授了吐息之法之后,先是让他们回去,将这吐息之法全部记下来,而且彻底领悟,但是现在老头子看到林文一副专注的状态,真是修炼吐息之法的最好时机,于是带着林文大致的试了一下.

    林文根据,吐息之法所说的内容,加上老头子的亲身传教,有模有样的试了几下,心中原本还期待着会有什么难以相信的事情发生.

    但是让林文惊讶的是,自己分明学的很好,但是什么感觉都没有!

    这让林文心中不禁有些怀疑起这个老头子,是不是真的有本事.

    林文一次吐息之后,身上没有任何的感觉,目光之中不免闪过一丝狐疑.

    这个时候,这老头子正u坐在林文的对面,仔细的教授着,林文眼中的狐疑自然逃不过他的眼睛,他二话不说,一个爆栗打在了林文的头上.

    林文身为太子,哪里受过这样的侮辱,心中很是愤怒,差点没有骂出声来,好在他及时的反应过来,这老头子身份特殊,而且要是让人知道了自己的太子身份,自己必死无疑,这才忍了下来.

    老头子雀是瞪着林文说道:“是不是不服?"

    林文回答:“弟子不敢!"

    “哼,你是不是什么感觉都没有?"老头子反问.

    林文点了点头,老头子继续说道:“这是当然,修道一途本来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既要讲究骨根又要讲究修炼方法更重要的是不管是骨根多好,修炼方法多好,也不可能一蹴而就,除非你能一朝悟道,否则你还是得日积月累!你骨根不错,是个修炼的奇才,不过你第一次接触,怎么可能这么快就什么感受,而且吐息之法,本来就只是用来打底,你修行越高,越能受益,现在你自然是不可能有什么收益的!"

    林文听完之后,反问道:“师父,什么叫做一朝悟道啊?"

    “一朝悟道都不懂?一朝悟道就是突然领悟了时间的似生死法则,看穿了六道轮回的规律,虽然被称为一招误导,但是事实上没有过人的经历和见识根本就不可能,而且就算是有过人的经历和见识,想要一朝悟道也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事情,我活了这么多年,不要说没有见过一个一朝悟道之人,就连听都没有听说过!"老头子回答.

    “哦,弟子明白了!"林文回答了一声,心中想的却是也不知道这个老头子到底多少岁了.

    老头子看到之后点了点头,于是林文想要在试着吐息一次,但是却被老头子阻止了,老头子对着林文说道:“你要干什么?"

    “弟子想要在尝试一次吐息之法!"林文回答.

    “你不记得我刚刚说过的话嘛,我说过了吐息之法,绝对不能在急功近利的时候使用,现在也许你觉得你自己心态很平静,但是你仔细想想就会发现,你现在之所以想要做第二次尝试,是因为刚刚我说了,你刚刚入门不可能这么快就感受到什么东西,你现在希望尝试一下,感受到一些东西,好证明我是错的,对不对?"老头子问道.

    林文想要摇摇头,否认这一点,但是仔细一想,这才发现自己心中却是隐隐有点这种意思,于是才很惭愧的回答:“弟子知错了!"

    老头子点点头:“嗯,知错就好,以后一定要特别注意,不仅自己的心境要处于很平和的状态,而且还要认真分析自己吐息之前有没有别的动机,这一点是重中之重!"

    “弟子明白了!"林文回答了一声.

    老头子听完之后回答:“吐息之法,你可以在任何感觉合适的时候去修炼,不必刻意的安排时间,现在我要交给你另外一项任务!"

    老头子说着,拿了一把斧头递给林文继续说道:“你拿上这把斧头,顺着院子后面的小径一直向前走去,用不了多久,你就会发现那里有棵与众不同的树,你你用斧头去砍,你什么时候能够将这棵树砍到,我什么时候交你武技的修炼!"

    林文接过斧头,x想了一下,反问道:“师父,你说这与众不同的树,可有什么特征?"

    “你见到了自然就知道了,对了,要记得要是你砍出了一些些碎片,不管多大,一定要全部带回来!"老头子说着,再次席地坐了下来.

    林文对着他做了一个辑,毕恭毕敬的说了声:“弟子告退!"说完之后就除了院子,顺着院子后面的小路一直向前走去.

    听着自己耳边簌簌的风声,林文心中却在在考虑修炼这个事情,从老头字刚刚的说法来看,这个吐息之法虽然是个基础,但是看样子一时半会不会有什么收获,而且更重要的是这吐息之法修炼的时机和修炼的心境要求外国严格,一时半会之内是不可能取得什么成就了,不过这修炼法门既然分吐息之法和武技,自己就只能在武技之上下工夫了,反正现在自己工夫也不差,这东西学起来应该不会太过困难!

    而这个老头子已经说了,只要自己能够砍到这棵树,就教自己武技法门,那么自己只需要努力即可,就算是可是一刻参天大树每天尽力的砍,花个十几天也能砍到了吧!

    林文心中正在想着,却看到前方的林子忽然变得很空旷,在这里突然有一个很大的圆圈.

    这个圆圈的正中央,有一棵树,这棵树的旁边,绿草茵茵,花香四溢,但是这棵树的周边,大约十张左右的范围的一个圈子之中,却没有任何一颗别的树木.

    这棵树木自然也很特别,它全身通红,甚至就连叶子和枝干都是猩红色的,而且这个红不是枫叶那种红,而是鲜血那种红,而且这红色之中又有种娇嫩欲滴的感觉,看上去很是奇怪!

    林文看到这棵树,心中不由得暗暗想着难道这就是老头子说的那颗树,因为这棵树实在是太特别了,但是同时他也觉得这不可能是老头子说的那颗树,因为这棵树最多不超过自己的手臂粗细,虽然它已经长得高不见顶,但是却只有那么粗细.

    只有手臂粗细,不要说这只是一棵树,就算是这是一根铁棍,想要弄断,也不需要几天吧,那么老头子为什么会说等到自己把树砍到了,就教自己学武技?

    这根本就不合理啊,因为这一切似乎是太容易,这样一个试炼,根本没有任何的意义啊!

    林文心中正在想着,却又记起老头子最好还交代了叫自己一定要把所有的碎片都带回去,难道其实重要的并不是砍树这个过程,而是这棵树?

    林文想到这里,再也不犹豫,也不管自己是穿着袍子,举起手中的斧头,用尽力气一刀砍了过去.

    林文身子强壮,要是一刻普通的树,就算是一棵很坚硬的树木,这样粗细的树,恐怕一斧头下去就要倒了.

    但是林文这一斧头看在这树上之后,只听“铛"一声清脆的响声,就像是这斧头不是看在树木之上,而是砍在一块坚硬无比的水晶之上.

    林文只感觉一阵巨大的反作用力传了过来,手掌阵阵作痛,手中的斧头一个没有拿稳,已经向后飞去,自己的身子也是踉踉仓,加上穿的是袍子,脚踩到了自己的袍子之上,当场就摔倒在了地上.

    林文没有被摔伤,但是这个时候,他却听到了一阵阵嬉笑声,林文还以为是有人看到了自己的囧相,抬头看了一眼,却发现这颗红色的树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只颜色和树木一模一样的鹦鹉.

    这个时候,这鹦鹉正在对着林文不断的发出“哈哈"的嬉笑声.

    林文心中郁闷,自然不愿理它,而是爬了起来,脱下了自己的袍子,然后捡回了斧头,扎下马步,准备砍到这棵树!

    “铛"一声巨响,又是一斧头看在了这树之上.

    林文再次感觉到自己的手不停的作痛,不过这次斧头没有飞出去,林文低头看了一眼这树木,差点没有晕过去,只见这树木之上,甚至连一点点痕迹都没有留下!